欢迎来 起落博客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岁月流沙



置身于沙,怅感自我的渺小,四围沙丘罗列,头顶邈远的天穹,迷茫的情愫油然而生,即使站在沙丘之巅,也没有竣寒峰顶的居高临下,有的只是一种骆驼孤注冷漠的目光交错和沙棘般苍凉而又坚毅的思绪繁杂。陷脚于沙,一股灼痛,一季心寒,芜杂而矛盾,正如浩瀚大海中的粒粒白沙,封于雪裹,燃于日烈,涌于风流。   人如藐沙,亘古至今,文人墨客,倍有同感,一字一句,恣意逍遥,切身惬心。沙碛信步,更有时光飞逝的人生慨叹,古有“逝者如斯夫”的感喟于川上,而今却更有大漠沙如海的意调了!   有机会尝试,你会毫不犹豫选择沙漠。躺坐在滑板上,从几百米的丘顶顺势而下,滑板和沙粒唰唰作响,耳边疾风呼啸而生,看似阻力,却感到自我在沙面上飞快地加速溜行,不禁骤然心惊,眼及之外,无暇以顾,双手下意识地后掠着滑沙,正如岁月如风,给你一种感觉,很切近,却又永远无法捕捉。只要你前行,弥望的便仅是眼前狭窄的一域,俯冲到丘底,速度的放缓会把丢失的心从丘顶抽回,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快感的回味。   起身离开滑板,仰望沙丘之巅,仿佛人至暮年,蓦然回首,儿时的稚幼无知、年少轻狂,壮年时的成熟稳健、奋进拼搏,以及岁月催人老时的力不从心都会尽收心檐,而脸上洋溢的只有微笑和欣欢,旁观着其他人飞快地滑下,仍然感同身受,惊险万分。不时看到新滑者动作有偏差,很想告之个甲乙丙丁,只恨时机稍纵即 逝,岁月脚步匆匆。偶尔期遇未曾滑沙的友朋,亦想畅谈个子丑寅卯,却欲说还罢,正如人生中的很多东西恰若滑沙,经历了是一种积淀,错过了也不是一种损失,毕竟生活不仅仅是滑沙的拼版。   走了,累了,躺下吧。让身体享受暖沙的抚摩,惬意、舒畅。如果你想依靠,那么岁月也有肩膀。有人说岁月如风,那风也需要依靠,所以她选择了沙,四处奔放。离开了大漠孤烟,心中依然余波荡漾,我知道这种积淀已经长出双翅,从此蓝天白云,万里翱翔,宛若长河狂波,胜似落日辉煌。在生命的胸怀里,古老的沙海渡口,残阳斜映,迁客骚人临望,红波如热血在生命的腔膛流淌。   休息了,恢复了,站起来呀。让风沙再次响起,让岁月横行海角天涯。我们不怕岁月流沙,怕只怕心空依然有氤氲的雾霭,怕只怕思绪久积的尘埃依然残挂。是谁说秋高云逸,痴心梦天涯,又是谁说春暖花开,候鸟亲新家?   是梦啊,是梦让疾风吹皱了岁月的面纱。莫等闲,夕阳下,古色的童话顿失昭华,缘何?缘于大漠裸露出惊喜,缘于凸现的残垣断壁的豁口,一个顽童在嬉戏玩耍。都说夕阳无限好,但夕阳却败在无限之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起落SEO博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76tui.net/archives/95.html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4562*

输入您的评论:


评论